雁时.

白起老婆。
小甜饼爱好者。立志学开小破车(?)

以下内容是一篇关于今晚热点冠冕的科普贴

来自 @東皇湘江眳 太太的中古服饰科普(我是个代发的😂)

P1.2是南宋的画
p3.4是唐代的画
p5是明成祖朱棣画像
p6.7.8.9在图上有标注时间
p8.9是蝉裆
p10坐像是明神宗万历皇帝

从南北朝到唐代的冕服冕冠基本上都是这样的。可以让她(抄袭者)看看冠的底下和金蝉有什么不同。

@撷芳主人(系服饰界大佬):除武弁(笼冠)饰蝉纹金珰外,帝王的通天冠、远游冠上也有金博山蝉,称作"金颜",形制类似。周宣帝常冠通天冠,加金附蝉,他"自比上帝,不欲群臣同己",看到侍臣的武弁上有金蝉,就下令去掉。早期的冕加在通天冠上,所以有金蝉,《历代帝王图》中画的与金珰实物很接近。

@根正苗红红领JING  @東皇湘江眳  @余里的雨伞鱼

请找出以下五张图的相同点和不同点。

不要做井底之蛙了好不好呀。

一味纠结侧脸/首都也能带冠冕有意思吗?

看不懂人话?

@東皇湘江眳 (设计师太太本人

:要不要给你看看明代的冕和唐代的冕有什么不一样,只有我们参考了明代冕还为了简化只对珠子和冕的金纹做了修改,别人根本没有,这些记号看不见您包庇也包庇的好点好嘛,我专门看服饰的我能看不出来?
而且周代的冕只有前面有十二旒
而且只有明代的冠底下是圆筒型
还有评论里的人,根据周礼只有周天子才能带十二旒的冕冠。秦惠文王秦昭襄王是不会带十二旒的。
纯文盲。

昨天微博的那位姐妹,咱们老公穿了裤子的😂

我最爱的白先生,生日快乐💙

李泽言×你//一船清梦压星河(二)

大噶好,我就是那个世纪鸽王🙃
前篇请戳头像厚

一船清梦压星河(一)

Ready

Go

“这么冷的天不回家,还跑到酒吧喝酒?我看你确实不清醒。”  

这是李泽言今晚对你说的第一句话。你心里委屈的不行,眼泪更是止不住。  

“……喂……别哭了。”李泽言不是没见过女孩子在他面前哭,多数情况下他眼皮都不抬一下,直接无视。

  
可今天却又不一样。你被他抱在怀里,身上盖着他的大衣,刘海凌乱,还有几缕发丝因为泪水粘在你的脸上。脸红扑扑,不知是冻得还是醉的。睫毛早就被眼泪打湿,还挂着一滴泪珠。眉头是皱在一起的,上齿也紧咬着下唇。李泽言有些慌乱了。 

他向来是不擅长于安慰女孩儿的,尤其是对你。他束手无策。

睫毛膏是早就被泪水哭花了的,混着眼泪在脸上流下了千沟万壑。

“好丢脸”,你这么想着,又哭着哭着呛到了。

头顶上方你模模糊糊的听见李泽言一句默默的叹息,而他的双臂把你搂的更紧了些。你窝在他怀里,动弹不得也不想动,任由他把你抱上车。

你像只猫一样团在车后座上,裹着李泽言的大衣低声抽泣。

“真的是拿你没办法。”他抽了张纸递给你擦鼻涕,又拆了片湿纸巾给你擦脸。

湿纸巾是柠檬味儿的,闻起来有点像雪碧的味道。你一直对这个湿巾有种谜一般的执念。车里暖气开的很足,你只觉得脸热又懒得动弹。只看到李泽言默默将湿巾展开,轻轻的、缓缓的、一寸一寸的擦拭着被你哭花的脸。一点一点,宛如对待一个精美绝伦又易碎的瓷器,慢慢的。

当冰凉凉的湿巾触及你的肌肤时,你忽然就清醒了。不知为何的,就是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——冬日的劲风此时放弃继续敲打价格不菲的车窗、树枝也停止了悲哀的嘶鸣、车内音响里放着的巴赫最著名的《G弦上的咏叹调》小提琴声戛然而止——只有心跳,只有心跳声一下一下,深沉而有力,咚咚的从胸膛一路喧嚣到耳边。

是他暂停了时间吗?

可他不露声色,只是细细的描摹你的容颜。

车内的暖意几乎完全成了睡意。你完全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——在车上睡着了。再醒来时你已是被他抱着在你家门口了。

“_____。醒醒。”他抱着你,试图唤醒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年的你。

“……”你头昏脑涨,但也知道到了家门口。模模糊糊的在包里翻钥匙。

他又叹气了。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他叹气了。想必他是对你失望透顶了吧。你在心里哀悼。

他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接过了你的钥匙,替你打开了门。

灯是他开的。玄关暖色的灯光在你们的头顶照亮,你只觉得刺眼。你强撑着自己站到地上,拒绝李泽言的帮助。说了些什么“今天晚上真是谢谢李总。”“给您添麻烦了。”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之类的话。三言两语打发走他——啊不对,是请他赶紧回家。

门是你关的。红棕色的大门合上发出了沉闷的“彭”的声响。你用的力气不大,却觉得关门时的那一轻微抖动震碎了你的五脏六腑。家里没开暖气,之前还没觉得冷,现在反倒是觉得一阵寒意从冰冷的门把手由指尖传到心脏。——十指连心,此话真是不假。宛如一盆冷水当头而下,冷的彻骨。

就像是被什么给击中了,幡然醒悟了般的、你颤抖着手摸出口袋里的手机,忽视闪烁跳跃的红色的电池和“2%”的字样,打开微信给他发了一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Take my heart away."

民国pa
军官白起
服装有参考

民国pa
军官白起
*服装参考老九门张启山剧照

作为一个白太太我到底有多非呢:)
开服玩家
曾经四十连概率up的时候p都没出:)

草稿与成品的差距总让人心力憔悴😢
修了一下昨天的图…

期待一下有没有小心心或者小蓝手qvq
感觉自己进步挺大der

[李泽言x你]一船清梦压星河(一)

  ◎女主性格与悠然有出入,注意避雷。
  ◎双向暗恋
  ◎也许ooc

  李泽言在酒吧里找到你时,你已喝的烂醉。
  
  李泽言作为一个品味极高、格调高雅的男人是从来不屑于踏进这种地方的。半小时前他还在华锐的办公室里批文件,直到他接到了你的来电。
  
  李泽言盯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有点疑惑,这么晚了你也应该没什么事找他。想到今天下午他向你发了一顿火,他心里带了一丝抱歉,终是滑下接听键,入耳的却是一片嘈杂。李泽言下意识的皱眉,移开耳边的手机查看了一下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,确定自己没有眼花看错再又把手机靠向耳边。
  
  “喂?”
  
  “喂?是李总吗?我是安娜。我们老板喝醉了,我自己一个人实在是没有办法…又不知道还能找谁了,所以…能不能请您帮帮忙?”打电话的人其实并不是你,而是你们公司的安娜。
  
  李泽言在电话那头犹疑了一下,本想拒绝,可话到嘴边却变了样,化作一声鼻音“…嗯。”
  
  “她人在哪里,地址发我微信。”
  
  李泽言挂断电话,觉得自己有点头疼。好在烦恼并不长久,他起身送衣帽架上取下大衣和围巾,准备去捞你。
  
  坐在驾驶坐上,他打开微信看到你定位在一个酒吧里,眉毛又皱了起来。
  
  “酒吧…?”
  
  他手指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叩,显然是心情不太好,倒车的动作都有些粗暴。
  
  早就过了下班高峰期的马路上空空荡荡,李泽言几乎是一脚油门踩到底。
  
  他刚跨进酒吧门就一眼看见你趴在吧台上醉的不行,面色酡红。手前面还放着一排酒瓶子。安娜脸上也是泛红,显然也是陪着你喝了不少,好在她尚为清醒,还知道给他打电话。
  
  李泽言脸色有点难看了,看到醉醺醺的你,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苍蝇。李泽言和安娜打了个招呼便把你抱起,大步往外走。
  
  直到外边的冷风糊到你脸上你才微微有些酒醒的意味。
  
  你揉了揉眼睛,发现自己身置于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李泽言的黑色大衣裹着你,身边都是李泽言的气息。你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在做梦。今天下午你去华锐做汇报,看到罗嘉从李泽言办公室里出来,口红有点花,发丝凌乱。她得意的向你挑眉,踩着高跟鞋骄傲的从你身边走过。鞋跟在大理石地板上撞击出的踏踏声怎么听怎么刺耳。
  
  心脏有一瞬间的刺痛收缩,无法控制。一股难以言说的生气伤心堵在胸口,眼睛里是苦涩的泪水。可是没有办法,你喜欢他。你喜欢李泽言。可是,可是…你又有什么资本呢…?长得没有罗嘉好看,身材也没有罗嘉好…就连自己的公司也是靠着李泽言的资金勉强运转。在罗嘉面前,完败好吗。越想越难过,眼泪差点儿就要夺眶而出。你踩着三厘米的鞋腿竟然还在发颤。你抱紧了怀里的资料,抬起一只手胡乱擦了擦眼泪。好在你素面朝天,并没有妆可以花。
  
  你调整了一下状态,还是敲响了李泽言办公室门。其实你心情也没有很平静,鼻子里还堵着一团清水鼻涕,一抽一抽的。李泽言听声音就知道你不太对劲。李泽言平时对你其实还是很关注的,只不过他本人没感觉到,你也没注意到。你有点小病小痛什么的,他都知道。说是工作上的联系,实际上他对你的关注早就越过了工作关系。
  几分钟他还在因为罗嘉的纠缠不休而烦心,心情很差。看了一眼你有些红的眼睛心里更烦躁了。听了你几句断断续续的汇报果断叫停。
  
  “你今天怎么回事?状态不好就明天再来吧。”
  
  语气不太好,你心里更委屈了。你悄悄抬眼看了李泽言一眼,看见了他下巴上没擦干净的口红印,那么一瞬间你站在李泽言面前觉得自己很可笑。心快要碎掉了,差一点就要夺门而出。
  
  李泽言说完就有点懊恼,看着你离去的背影心想刚刚是不是凶到她了。
  
  可是现在你就躺在李泽言怀里,并不是在做梦。忽然的,你鼻子又酸起来了。
  
  什么啊…如果喜欢罗嘉的话…就不要来招惹我啊。
  
  眼泪好像不受控制一样,以酒精为借口肆无忌惮的涌了出来。